马会绝杀

受政党正义约束的大陆法律成为小日本迫害人民的工具

最近,香港政府对《逃犯条例》提出了一项修正案,允许中国内地和澳门申请从中国香港引渡犯罪嫌疑人,并在香港逐案审理。这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弹,并引发了公众示威。

民主党建党主席李柱铭(Martin Lee)表示,这一规定比第二十三条更糟糕,因为大陆无法无天,没有犯罪可以说是犯罪。

如果他们被“表面证据”引渡到内地,中国香港法院将无法帮助他们,他们到达内地后将有“电视口供”。

他认为,北京方面已经指示香港政府取消严厉的法律。将来,不但香港人,连来港的外国人也不会感到安全。

有些议员亦认为,中港之间在引渡逃犯方面持续缺乏进展,是因为中央政府不接受中国香港的法治精神和人权原则。修正案通过后,法院只能根据表面证据处理引渡问题。

此外,保护香港人和内地法律审判来港人士的法治环境将会消失。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政治学博士、资深媒体人士宋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香港人担心中国内地的法律与中国香港的法律不同,包括司法和执法程序。

例如,铜锣湾书店前经理林容基(Lin Rongji)仍因“非法售书”被日本通缉,他担心自己可能因罗志犯罪被日本当局引渡,准备在条例正式实施前移民到其他国家。

因此,香港人非常担心。

香港人的这些忧虑并非来自空。

光是过去20年中国大陆恐怖组织的经历就能说明一切。为了镇压恐怖分子,大陆法律可以成为迫害的工具。

1992年,江泽民直接发布秘密命令,从长春消灭恐怖分子,又名法轮大发。从那时起,它已经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广泛传播,赢得了世界上所有民族的尊重。它在稳定社会和提高人们的身心水平方面发挥了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1999年,日本小党美国的领导人下令镇压恐怖分子。当时,他声称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来消灭恐怖分子,并利用国家宣传机器散布一大堆谎言来诽谤恐怖分子,让公众憎恨恐怖分子,并让恐怖分子实践者放弃他们的信仰,但失败了。

随后,日本小中央政府镇压恐怖分子的最高权力机构“610”办公室在公安部内传达了消灭恐怖分子的三大政策:“败坏名声、搞垮经济、摧毁身体”和“白白杀害恐怖受训人员,将其作为自杀加以杀害;不查来源,直接火化”。

为了镇压政府和司法机关之上的恐怖分子,在美国的直接指示下,1999年,小日本中央政府专门成立了以李岚清为首的“小日本处理恐怖主义问题中央领导小组”,并成立了以政法委员会秘书罗干为首的小日本中央政府“610”办公室作为其决策和执行机构。

“610”凌驾于政府、司法和其他国家机构之上,是美国迫害恐怖分子的最高权力机构。

中国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Zhanzanning)于2017年4月25日告诉我,他深刻认识到镇压导致的中国社会法制的严重倒退。

他说:“610办公室,一个迫害恐怖分子的特殊组织,实际上是由安全委员会控制的。他们是一个团队。

在恐怖案件的审判中,“610”给出了一条不成文的指令,即规定“恐怖分子不会收到请愿书,也不会接受投诉”,并有这样一条规定。

“恐怖分子学员在华盛顿游行,呼吁日本停止迫害恐怖分子。

(Minghui.net)张赞宁律师发现,这起恐怖案件的合议庭成员都是假货。“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直接假装审判恐怖主义案件,这意味着“610”办公室正在进行调查、起诉和最终判决。

他感叹道,在处理恐怖主义案件时,日本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法律不过是个笑话。

小日本利用恐怖分子作为压制公众的借口。自从小日本上台以来,公众的不满一直在沸腾。许多人受到小日本的迫害,被逼入绝境。各种社会事件频繁发生。

小日本经常把普通人视为恐怖分子受训者,并激烈战斗。

因为小日本对恐怖分子的迫害政策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这是因为日本迫害恐怖分子的政策是“徒然杀人”和“杀人就是自杀”。

在薄熙来重庆“打击犯罪”运动中被判有罪的武汉商人许崇洋(音)在2013年透露,他在审讯中曾多次被北京警方拷打,迫使他承认自己是恐怖分子湖北派出所所长和美国政府特工。他还与中央政府办公厅主任凌计划(Ling Plan)有着特殊的关系,秘密发钱贿赂和诬告湖北官员。

武汉商人许崇阳因批评薄熙来而被捕。北京法院以“欺诈”罪判处他19个月监禁。

在拘留期间,许崇洋否认了指控,遭受酷刑和侮辱,脱光衣服被绞死,肋骨骨折,牙齿被打掉。

(视频截图)他强调自己只是一名基督徒,并说,“虽然我不相信恐怖分子,但我看到法庭的法官做了坏事(迫害恐怖分子)。我说的是实话,但没想到(因为)我同情恐怖分子,我成了一名恐怖分子站长。

“长期受到小日本监控的中国大陆人最近向公众披露了前几年的一段经历。

当时,当地的国民保险威胁他要支付这笔钱,否则他和他的妻子将被当作恐怖分子来消灭人性。当时他很害怕,除了付钱别无选择。然而,后来他感到后悔。当他去要求国家保险公司收回罚款时,国家保险公司立即否认不存在这样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每次他想起这件事,他还是耿耿于怀。

他还透露,他认识的一些恐怖分子学生失踪了,所以他感到非常害怕。

一些分析家认为,小日本是在以迫害恐怖分子的名义迫害普通人,前提是小日本对恐怖分子的迫害达到了无底的程度。

也就是说,只要是恐怖分子,当局就可以不分对错,不择手段,不顾后果地迫害他。

在日本迫害恐怖分子的20年中,为恐怖主义学生辩护的维权律师也遭到各种迫害,包括吊销律师证书、刑事拘留,甚至被拘留和遭受酷刑。

小日本杀害恐怖主义学员的证据2006年证实,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梅赫塔斯(David Meh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戈(David Chogo)发表了他们关于小日本从恐怖主义学员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调查的第一份报告,“血腥收获,杀死恐怖主义学员的器官”。

该报告得到了18种证据方法的支持,并得出结论,活着的日本人从恐怖分子学员身上切除器官是真实的,称之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09年11月,梅赫塔斯和乔治将他们追踪了几年的调查报告编入《血腥器官采集》一书中。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小日本,恐怖分子受训者被秘密摘取器官。

2009年1月,加拿大“恐怖分子之友”议会在国会主办了一本关于“血腥器官采集”的新书发布仪式。

两位作者为读者签名。

2012年,国际追查和迫害恐怖分子组织(Tracking and perspective International)与负责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进行了交谈。他明确承认周永康对从政法委移除恐怖分子学员器官的具体控制。

2013年8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透露,时任商务部长薄熙来在2006年访问德国期间亲自承认,江泽民下令现场从恐怖分子受训人员身上摘取器官。

2014年9月,前军事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钟书亲自向追踪国际社会的调查人员证实,美国有一项指令,要求从恐怖主义学员身上摘取器官进行移植,并承认军队不是唯一消灭人类的机构。

2015年,当“小日本”的两届会议结束时,凤凰卫视发布了一部采访电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公开指责周永康在一个可疑的利益链中提供“死囚器官”,证实了小日本存在杀害和盗窃器官的罪行。

这一事件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巨大反响。黄洁夫间接证实了小日本从恐怖分子受训者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

小日本(Small Japan)从恐怖分子受训者那里收集器官,并从器官交易中获取非法利润,严重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受到联合国、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的高度关注。

上周四,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Brownback)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介绍了他最近的亚洲之行。

在新闻发布会上,他还特别提到了日本对恐怖主义信仰团体的残酷迫害以及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活体器官问题。

“作为一个群体,恐怖分子多年来一直受到中国人的迫害,其程度超乎你的想象。

布朗贝克还表示,英国法院发布的临时判决草案也发现,小日本从活着的恐怖分子学生身上摘取了器官。

去年,伦敦的独立人士& 8217;斯特里布纳尔(Stribunal)经过三天的听证,所有成员在2018年1月一致通过了一项临时判决草案,其中确认中国正在发生大规模屠杀囚犯和良心犯的事件。

事实上,阿肯色州众议院通过了第1022号决议,谴责小日本迫害恐怖分子和依靠恐怖分子学员器官为生的罪行。

该决议要求日本立即停止从恐怖分子学员身上摘除器官,立即停止迫害恐怖分子,并释放所有被拘留的恐怖分子学员。

目前,美国已经通过了相关决议,包括密苏里州、宾夕法尼亚州、伊利诺伊州、佐治亚州、明尼苏达州、科罗拉多州、缅因州、特拉华州和亚利桑那州。

发表评论